首页 / 资讯 / 特别专题 / 保护文化遗产 / 各地动态 / 高线公园:大都会纽约的工业遗产复兴故事
高线公园:大都会纽约的工业遗产复兴故事
2016年03月22日 14:38 来源: “人类居住”微信公众号  

高线公园,位于纽约曼哈顿区西侧哈德逊河滨水地区,是由一段废弃的高架货运铁路线改造形成的线型开放公园。


高线两侧的新老建筑(2015)

它曾经是穿越曼哈顿最大工业区的主要货运轨道交通线,后来随着工厂的搬离而逐渐被废弃。如今,铁路线经更新改造而成的高线公园串联起周边历史地区和地标建筑等历史景观,为沿线的居民提供了健身、休闲的好去处。

 

纽约的工业遗产

全球大都会纽约,其制造业是伴随着19世纪中叶欧洲移民潮的到来而发展起来的。在20世纪上半叶,纽约成为世界工业和贸易的中心,以中央火车站和宾州火车站为枢纽的铁路交通在这一期间也得到了飞速发展。虽然在1920年代初将工业迁移到城市之外已成为全美的趋势,但在纽约曼哈顿和布鲁克林等中心城区仍保留着许多工厂,直到1940年还有60%的纽约工人在工厂工作。从20世纪中叶开始,新的规划分区法规制约了工厂的建造,很多工厂开始搬离城市。自1990年代后期开始,由于市政府和州政府对社区复兴的财政支持,纽约市开始改造一些废弃的老工业区使之成为有吸引力的创意区或居住社区。


高线公园局部(2015)     

 

高线公园复兴简史

高线公园建成之前的这段高架铁路原名西侧线(West Side Line),其南段的大部分在1960年就被拆除了,另一小段在1991年被拆除。1999年,为了抵制西侧线被拆除,沿线社区的居民自发成立了旨在保护和改造利用高线的非赢利组织——“高线之友”(Friendsof the High Line)。在最初的游说与辩论过程中,巴黎的城市公园——露天平台植物园(PromenadePlantée)案例,这个将停运后的铁道文森线进行改建的工业遗产再利用成功案例,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高架铁路线原来属于CSX运输公司所有,经过各方努力,2005年运输公司将它捐赠给了纽约市。2006年,高线公园开始施工,2009年,第一段高线公园建成开放,2014年,第三段也是最后一段建成开放。现在的高线公园由“高线之友”进行管理,其职责包括募集私人资金用于支付公园的运营成本,其每年募集的资金能支付公园运营90%以上的开销。


高线公园及周边历史地区分布图(局部截取于2015年纽约市政府网络地图)(1:高线公园,2:西切尔西历史地区,3:切尔西历史地区,4:切尔西历史地区扩展区,5:切尔西市场,6:甘斯沃尔特市场历史地区,7:德沃公司及工厂, 8:贝尔实验室建筑群)

 

纽约工业遗产的复兴之线

西侧线为穿越中心街区的高架铁道,并不是通常的在城市道路上方架空的铁路线。这样铁路线可以直接连接工厂和仓库,火车直接停在建筑内装卸货物,不会对地面交通造成影响。现在的改建方案充分利用了这一特征,建成了既可以眺望滨水景观也可以饱览繁华街景,自身景色也十分优美和独特的城市立体公园。高线公园通过加建、改建的平台、楼梯、电梯和无障碍通道等,与周边街区和沿线建筑取得了很好的联系。所以说,高线既是曼哈顿的优美空中风景线,也是纽约市工业遗产的复兴之线。

现在的高线公园将纽约市的部分历史地区和地标建筑等历史景观联系起来。高线沿线共分布有四处历史地区,其中的西切尔西历史地区(West Chelsea Historic District)和甘斯沃尔特市场历史地区(GansevoortMarket Historic District)仍然保留着大量的老工业建筑。这些历史地区和地标建筑能够得以保存下来当年也是经过艰苦斗争的。1961年,纽约市政府提出了针对格林威治村(Greenwich Village)西侧12个街区的城市更新规划,计划拆除贝尔实验室建筑群等历史建筑。这个大规模的改造计划引起巨大的争议,周边的居民更是集会抗议。这其中的领袖人物就是在同年出版了《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一书的美国著名作家、社会活动家简·雅各布斯女士。保护运动最终导致了这项改造计划的彻底终止。

在高线公园沿线,还有不在历史地区范围内的工业遗产被单独指定为历史地标建筑而得到保护,比如德沃公司及工厂和贝尔电信实验室建筑群。贝尔实验室建筑群占据了曼哈顿最西村(Far West Village)的整个街区,西侧线曾经从建筑中间穿过,至今建筑中的这段铁路仍然被保留着。1960年代末,贝尔实验室在这片街区中最早被改造成公寓住宅——魏斯贝丝艺术家之家,为艺术家提供了廉价住宅和工作室。现在的魏斯贝丝除了住宅和工作室之外,还在地面两层设有画廊、剧院和商店。由于建筑外立面较好地保持了历史原貌,在贝尔实验室建筑群被改造40年后,相继被认定为国家登录保护建筑、纽约州登录保护建筑和纽约市地标建筑。目前,该建筑群正在进行新一轮的立面维修工程,作为国家和州一级的登录保护建筑,它可以享受历史保护的退税政策。


1934年,贝尔实验室建筑群的东南角,西侧线曾经从建筑中间穿过

图片来源:AT&T档案


贝尔实验室建筑群东南角,西侧线留在建筑中的一段至今保留着

此外,还有既不在历史地区也没被认定为历史地标建筑的工业遗产改造再利用项目,如著名的切尔西市场(Chelsea Market)。切尔西市场坐落在高线公园的南段,市场西端与高线相接。它所在的区域至今还被称为“肉类包装区”。该建筑原为“国家饼干公司”,1997年,其底层被改造为切尔西市场,保留了食品零售等传统经营项目,二楼以上则改造成为办公空间。作为一栋位于保护区外的非历史地标建筑,它的改造可以不受限制,但市场内到处可见工业厂房的结构框架和管道设施得到了很好地保存和利用。


从高线公园上看切尔西市场


贝尔实验室建筑群的采光庭,坡道通向二楼的教学区,周末有小孩来参加各种艺术培训


切尔西市场的西端与高线衔接

事实上,高线轨道构筑物本身并没有被认定为历史地标建筑,它东侧大部分地区也不是历史地区,这样的条件使一些新建筑能够有机会见缝插针地被安排在高线两侧,成为新的风景线。在高线改造之前的20世纪后期,切尔西地区一直处于相对脏乱差的境况之中。高线公园的成功改造对沿线地区的整体复兴带来了重要影响,周边地区的房地产开发也跟着兴旺起来。然而,随着租金的上涨也导致了社区居民构成的改变,使一些长期在切尔西地区经营的传统商家失去以前的顾客群而不得不关门大吉。也就是说,高线的成功改造带来了显著的士绅化(Gentrification) 现象,由此而来,被斥为“哈德逊的迪斯尼世界”的批评声在纽约媒体上也没有间断过。

 

不是废弃物而是文化资源

显然,将一条废弃的高架铁路改造成开放公园,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大都会纽约,不是一帆风顺的事情。但经过各方的努力,最终还是有了转机甚至有了很好的结局。这些现象和背后的故事,都值得中国城市在转型发展阶段参考和借鉴。

近年来,虽说我们的工业遗产保护不乏成功的单体建筑实践案例,但对待那些已经废弃和破败的交通设施、码头仓库等,在旧区改造中还是拆除得过于干净了。比如位于上海外滩的延安路高架在世博会前就拆除了被称为“亚洲第一弯”的那段,如果适当留下一部分并改作观景平台,增加绿色植栽、咖啡座等,岂不是更美好、更能反映场所的文化个性?因此,在推进城市更新改造和制定存量规划时,不要再继续抱着“工厂、码头、仓库过时无用了,都是些破破烂烂的玩意儿,需要彻底拆除、清理干净”这样的成见了。“从摇篮到摇篮”——从规划设计开始就应当具有可持续理念。此外,对工业遗产建筑的适应性改造中新旧有机结合或“旧瓶装新酒”等设计手法,还需要我们在工业遗产保护利用实践中进一步摸索。

 

LINKS

 

士绅化

(Gentrification),又称为绅士化、贵族化。这一概念描述了这样一种现象:那种原本普通商业或低收入者聚集的旧区,由于资本的投入,在成功改建后地价及租金过度高涨,导致高收入者或高档品牌店迁入,并取代原有低收入者或社区传统业态。由于士绅化现象带来了居住隔离、社会分异与排斥等社会问题,在国外引起了社会学家、公众和地方政府的高度关注。

 

迪斯尼化

(Disneyesque),是指像迪斯尼乐园一样,将文化符号高度提炼后应用到商业和消费上,形成品牌效益和过度文化消费的倾向,包括将老城区历史景观“布景化”的处理方式。

 

《人类居住》杂志投稿邮箱:rljz@planning.org.cn,电话:010-58323870


评论(0) 浏览(1320)次    分享到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
  呢称: 验证码: